导航菜单
首页 > 创业故事 » 正文

牛文文:创业世界的邓布利多

 
在被奉为“创业教父”的人里,可能极少数人的身份不是投资人,牛文文就是其中之一。作为《创业家》杂志的总编,他创办的黑马学院就像《哈利·波特》的霍格沃茨一样,已经成为那些有魔法的中国创业者们最向往的学府。而作为“邓布利多”,牛文文的梦想也从没离开过这群热血的年轻人,他希望把黑马学院打造成中国乃至世界最好的创业学院。
 
 
 
从时代的见证者到推动者
 
 
 
1966年,牛文文出生于陕西榆林。1988年,在改革开放的第十个年头,国务院作出《关于科技体制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提出“鼓励科技人员通过为社会创造财富以及对科技进步作出贡献,来改善自身的工作条件和物质待遇”。当时还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助理研究员的柳传志创立了联想,而在这一年,牛文文从中国人民大学毕业,获得经济学学士学位。
 
 
 
1991年是“八五”计划的第一年,深化改革的氛围日益浓厚。在那之后,新中国迎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创业潮:陈东升、潘石屹、易小迪、冯仑等一批有意识、有胆识的公务员和科技人员打破“铁饭碗”,走到市场中搏杀。而在这一年,牛文文从中央党校硕士毕业,加入体制内的经济日报社,成为了一名记者。
 
 
 
 
 
 
 
 
2000年,互联网已经从各个领域影响着人们的生活。如今统治中国互联网的巨头们,当时正在蹒跚学步:马化腾成立了腾讯、马云拿着孙正义的投资成立了阿里巴巴、美国归来的李彦宏在中关村成立了百度、搜狐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而在这一年,牛文文在经历了近十年的职场历练后,成为了《中国企业家》杂志的总编。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开始,但科技创业的萌芽却在悄然萌发:风靡一时的开心网上线,迅速成为白领社交领域的老大;1号店上线,如今仍是网上超市的领军者;苹果App Store上线,日后成了众多创业者最为理想的平台……这一年,牛文文离开了体制,放弃了很多人羡慕的副局级职位,开办了《创业家》杂志。
 
 
 
2012年,创业的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手机超越电脑成为第一大互联网终端,微信用户数突破2亿,双11支付宝交易量破万亿,雷军和周鸿祎成了最受争议的偶像……这一年,同时拥有杂志出版平台《创业家》和创业服务平台“黑马平台”的牛文文宣布,《创业家》杂志正式从一个传统的媒体平台转型成为一个创业服务机构,随后被中关村管委会纳入创新型孵化服务机构体系。
 
 
 
2015年1月,李克强总理考察深圳柴火创客空间,将创客比喻为经济“新引擎”;3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发展众创空间推进大众创新创业的指导意见》;2016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将“充分释放全社会创业创新潜能”列入今年重点抓好的八项工作之一……中国创业者迎来了有史以来最好的时代,而牛文文和他的黑马学院,也从时代的见证者变成了时代的推动者。
 
 
 
“纸媒已死”
 
 
 
“我们这样一群传统媒体人,能不能干好创业服务业?”这是牛文文创业之初,看客对他发出的质疑,也是牛文文一直在问自己的。但无论如何,这一步必须要跨出来。因为尽管从事媒体20年,尽管仍深爱着传媒这个行业,但牛文文仍然喊出了这句:“纸媒已死。”
 
 
 
在牛文文看来,“传统媒体的整个产业链都遭到了解构”。当谷歌、百度、微博、微信出现之后,传统媒体的广告价值消失殆尽,内容端更是遭到了无情肢解。“所有的新闻都在网络上发布了,任何人都可能获得了话语权。”
 
 
 
 
 
 
 
 
2013 年 6 月,牛文文决定关闭《创业家》的广告部和发行部,依然一月出一期杂志,但内核完全不同了,一切都要为“黑马链条”服务。“在编辑部,一个记者必须会三种活——首先会看项目,其次会做黑马大赛服务,最后才是会写文章。”发行方式也发生了质的改变。2013 年 8 月 15 日,牛文文和酒仙网董事长郝鸿峰联合发起“转发送杂志”,仅用了 14 个小时,转发量就超过了 10 万。送杂志当然是赔钱的,但酒仙网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广告效应,《创业家》也获得了10万目标读者的大数据储备。
 
 
 
如今,再把牛文文称为“总编”,似乎已经不大合适了。“我现在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用创业的心态做《创业家》杂志——你想做什么,就得先变成什么。”
 
 
 
从创办《创业家》的第一天,牛文文就没打算只做一本杂志,他要做中国的创业服务平台:“我不会再重复《中国企业家》的历史,我不做追星族,我要做星探。”摆脱了文人心态,牛文文带着《创业家》和“黑马链条”一路高歌猛进。如今,《创业家》杂志覆盖读者超过100万人次,是中国创投圈最有影响力的平面媒体;黑马大赛帮助数百家企业完成超过百亿元融资,成为中国创投市场第一融资平台;数千位创始人组成的黑马会是全中国最具活力和创新力的创业黑马商圈组织……
 
“巨头根本挡不住任何人”
 
 
 
“过去20年,中国经历了三波商业革命:第一波是制造业的复兴,第二波是制造过剩之后把制造能力和消费能力对接起来的革命,最新一轮叫做‘智能商业革命’,也可以叫‘移动商业革命’。当13亿人,人人变成智能终端,他们和供应商们组成即时互动的社区,这就产生了颠覆性的力量。”
 
 
 
 
 
 
 
 
这种技术和商业驱动下的颠覆,为众多的创业者创造了机会。没有任何一个巨头可以垄断一切,连行政的力量都不再如以前那般强大。“比如说打车这件事,滴滴、快的解决了多少事?在技术革命面前,行政的垄断没有意义。商业垄断呢?腾讯又挡住了谁?我做了一系列‘挑战腾讯的人’,他们都成功了。阿里巴巴很厉害吧?京东没被挡住,聚美也没被挡住……巨头根本挡不住任何人。”
 
 
 
任何小众的需求,都可以通过移动互联网集结成大市场,带来商机。“过去的时代必须做到海量生产、海量用户,做到亿万级。现在只要100万的粉丝和用户,就可以成就一个价值30亿到100亿的公司。移动时代把人群的兴趣打碎,实现了按需定制、按兴趣层分。中国的商业进入限量版,再也没有卖牛仔裤卖13亿才叫成功,门槛降到极低,只要精准地满足100万人的爱好就足够了。多样化的市场就可以养活更多的公司,就跟在欧洲一样,如果你想做一个专门削土豆的机器也可以”,牛文文说。
 
 
 
创业是权利,更是责任
 
 
 
据牛文文估计,中国每年能诞生200万创业者,但每年能在黑马大赛中胜出并获选进入黑马营的,只有200人。“人变成创业者实际是非常惊险、艰难和伟大的一跳,我的意思不是只有准备好的人才能创业,创业是人生来的一种权利和冲动,我们有句口号叫做人人都是创业家,你身上一定有这种基因,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唤醒。”
 
 
 
面对跃跃欲试的年轻人,牛文文仍然希望他们能够冷静。年轻人有想法、有个性、有素质,也有弱点。“跟我们每一代人的弱点一样,首先是中国人与生具有的对空间和机会的过度渴求,充满了对出人头地的渴望。这有好的一面——吃苦耐劳的精神,不好的是功利心太强了,没有美式创业的优美、优雅。”他告诉大学生,毕业时应该先找工作,再想创业。“我们毕竟不像1975年美国的硅谷,不是比尔·盖茨的年代,今天留给没毕业的大学生的创业机会我觉得不是很多。”
 
 
 
 
 
 
 
 
而关于创业的时机,牛文文认为,只要听从自己的内心就可以了。“创业没有被人推的,从来都是自己的。第一要选择你喜欢的有优势的行业和领域,这个最最重要。你要能判断你做这个事儿能不能成功,你要知道如何定义那个行业的成功和那个行业的门槛。很多年轻人说我要做B2B、C2C,这种想法太过宏大。其实你要一开始就忘了创业,只去想你从无到有做什么东西。第二步,就是找钱、找团队。从你创业的那刻起,你就被层层契约和责任捆住了。所以我说,创业首先是背上枷锁。你一旦创业就没有八小时,你是责任综合体,创业者是责任感最重的人。”
收藏此文 赞一个 ( ) 打赏本站

如果本文对你有所帮助请打赏本站

  • 打赏方法如下:
  • 支付宝打赏
    支付宝扫描打赏
    微信打赏
    微信扫描打赏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
二维码